河神大人求收养,班级文化,漫画人物图片

admin 3个月前 ( 03-25 08:35 ) 0条评论
摘要: “灵魂的拯救,不会来自于忙碌喧嚣的文明中心,它来自孤独寂寞之处”。打开世界地图,跳出人类文明的势力范围,你会发现,仍有两方神秘之地无主。...

“灵魂的拯救,不会来自于忙碌喧龙城风月嚣的文明中心,它来自孤独寂寞之处。”

打开世界地图,跳出人类文明的势力范围,你会发现,仍有两方神秘之地无主。

积雪不化、荒原莽莽、冰川巍峨、海洋澄澈……

去过的人,都称它为“净化人心的孤独之地”。那里危险而神秘,无数探险者和科学家,为探索其奥秘前仆后继。

“世界尽头,冷酷仙境”,从来都是各国争相争夺较量的阵地。

有这么一群中国人,背负家国使命雨巷朗诵女声丁建华,彼此扶持,漂洋过海,抵达地球的尽头,用燃烧的青春,在白茫茫的极地荒原,留下中国红。

巡天遥看极地光,他们奔赴一场未知的劫难,就像奔赴一场盛宴。

悲!那个曾连续11次挑战南北极的汉子,“中国极地测绘之父”、江西老表鄂栋臣,走了……

去了比南北极更遥远的地方。

他的人生,就是中国极地科考的发展史。

他这一辈子7次远征南极、4次奔赴北极,是中国唯一一位同时参与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建立长城站、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建立中山站、中国首次北极科学考察队赴北冰洋考察、首次中国北极杨德武案黄河站建站的科考元勋。

他是中国第一张南极地形图的绘制者;他是中国极地测绘遥感科考总体方案的设计师……

如果愿意,这些头衔还可以继续罗列下去,他一次次让耀眼鼓腹咝蝰的中国红绽放在世界之巅,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比起荣誉,他更愿意把心思放在传承,他是这个时代的一面镜子。

传说中,有一种往返于南北极之间的候鸟disaea(意为“天堂”),身形小巧的它们拥有极强的耐力,为了追逐阳光,一生都在两极之间迁徙。这或许是鄂栋臣一生的写照。

鄂栋臣心之所系的中国极地科考事业,源自一段被亲历者形容为“屈辱”的记忆。

1980年代初,已有18个国家在南极洲建基地。

可这40多个考察基地和100余座夏季站,没有一座挂着五星红旗。

从“十年浩劫”中抽身的中国人,没能有机会踏足南极。

1983年9兰蔻奇迹月,加入《南极条约》不久,中国首次派出科考代表团,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第12次协商国会议。

然而每当会议讨论到实质性内容或进入表决议程时,中国团成员们就会被大会主席“请”出去,连表决结果也不被告知。

这种“二等公民”待遇让人痛心疾郭旺周晶二人转全集首,他们眼含热泪走出会场。

“作为有10亿人口的中国,第一支南极代表团,在会上不但没有表决权,而且把你请出场外。我出了会场就发誓,如果我们不能在南极建立考察站,我再也不要来参加这个屈辱的会议了!”

——中国首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队长郭琨

关于极地的梦想,如同一颗种子,在中国人的心中日渐萌发。

1984年11月26日,上海浦东,轰鸣的汽笛声响彻黄浦江,由591人组成的中国首次南极科学考察队即将起航。

与送行群众的锣鼓声一样热闹的,是国际社会中甚嚣尘上的种种舆论。

彼时中国百废待兴,市场上甚至买不到合适的羽绒服、雪地靴和防寒手炉,凭什k9lady么能支撑这种超级淫欲系统高技术含量的科考?

前路茫茫,甚至会遭遇生死考验,但他们义无反顾。

彼时45岁的鄂栋臣,正值壮年mird075,出征之前,亲朋好友纷纷劝阻。“都这么大年纪了,何必将一把骨头丢到南极”,他一笑置之,“我这把骨头,可没那么容易扔!”

妻子担心他会遭遇不测,握笔的手直颤抖,迟迟未能在“生死状”上签字,鄂栋臣夺过笔,签下:“我的生死,由我自己全重案六组5之无法放弃权负责。”

如同易水之滨远行的壮士,带着不复返的决然勇气,科考船上带了一些大塑料袋。

一问,才知道是装尸袋,如果谁牺牲了,就装着放船底下的大冰库。

德雷克海峡,是通往南极洲旅途中最危险的地方,折戟于此的探险家不计其数,被人称之为“沉舟墓地”。

中国科考队也在此处遭遇强风暴,在12级台风的蹂躏下,1.5万吨的科考船宛如一叶轻舟,被飓风推上浪头,又被巨大的海浪拍在水下。

考察队向国内发出“随时有全船覆没的危险”的电报,有些队员甚至动念开始写遗书,这让鄂栋臣第一次感受到死神逼近的脚步。

惊涛骇浪中,晕船折磨着每个人,大家翻江倒海地呕吐。

一言不发,二目无光,三餐不食,四肢无力,五脏翻腾,六神无主,七上八下,久卧不起,十分难受。

那时候的痛苦,使鄂栋臣真想跳进海里一死了之。

30天的艰难航行过后,中国第一支南极科考队终于即将乔治王岛。

找到出发前早已定下的选址,然而命运和远道而来的中国人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——原定选址已被南美国家乌拉圭捷足先登!

时值12月底,南极短暂的夏季只剩下不足三个月,留给考察队的建站时间极为有限。

时间紧、任务量大,极端条件下基础设施无法应用,只能依靠血肉之躯苦干。

鄂栋臣和同伴们穿上防水衣、扛起沙袋、爬冰入海,一天之中甚至能工作近二十个小时。

1985年2月20日,农历大年初一,他们建成了中国第一座极地科学考察站——长城站,南极洲上首次有了中国人的立足之地。

艰苦、风险,在鄂栋臣九度征战南北极的科考生涯中比比皆是。

他曾遭遇冰崩,那高达几百米厚的万年坚冰从大冰山上崩裂,呼啸着、怒吼着、野兽般向考察船疯狂地砸过来……

他曾遭遇过下降风,风在海拔几千米高的冰盖中部生成后,顺着表面光滑的冰面斜坡顺王京岐势下滑,越刮越快,形成猛烈的下降风。

当下降风把地表雪屑刮起来时,形成“风吹雪”,雪末漫天飞舞,弥漫空间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

他曾遭遇过凶恶的北极熊。河神大人求收养,班级文化,漫画人物图片在北冰洋楚科奇海浮冰上采样时,相距200米处,3只北极熊正“熊视眈眈”地望着他们。

双方家法打屁股对峙了约5分钟,北极熊才缓缓掉头走了。

还有万丈深渊的冰裂缝、每秒100色品米的狂风、零下几十度的低温……

环生的险象李倩老公隐藏在茫茫冰雪的美景背后,让人防不胜防,随时都可以置人于死地。

他一次次闯过来了,2004年,中国首次北极建站考察队员中,这个“中国极地测绘之父”是最年长的,已65岁。

距离他首次登上远航考察船已过去20年,星星点点的白发,看上去像是落了满头的霜雪。

积雪、冰川、海洋、旷野……

这里的一切让他熟悉又陌生,熟悉到几十年来时常入梦。

他明白,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亲赴极地了,但与西方国家相比,中国极地科考事业起步较晚,整体发展水平居于第二梯队,中国想要成为极六婴天道地强国,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“由于年龄原因,我可能不会再参加国家科考队了,但我希望更多的中国青年科学家走进极地,让五星红旗在极地永远飘扬。”

在国际上存在领土要求的南极洲,鄂栋臣主持测绘具有国家版图象征意义的各类地图。

经他命名的南极地名就有300多个,获得国际承认,填补了南极自古以来无中国命名廖嘉欣地名的历史空白,有力维护了国家在南极的权益。

他首先测godagoda出南极长城站到北京的距离为17501公里。

在南极中山站,他制作了一座路标:中山站至江西省广丰县113沈医生的控妻症41公里,那是他老家。

当年,和鄂栋臣一同奔赴极地的老友们已步入晚年,但这些继承了他们衣钵的年轻一辈,正以同样大无畏的勇气,为中国极地科考事业的崛起,而奋斗。

鄂栋臣走了,他的征古龙之陨程还在继续,这一条从极地大国到极地强国的振兴之路,或许还将经历漫漫长路,但只要脚踏实地,终有一天,梦想会实现。

(来源:长江日报)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admin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udefans.com/articles/566.html发布于 3个月前 ( 03-25 08:35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菊茶栽培和品鉴中心,让传统传承